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国际合作
国际合作
提高中华人民共和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以及俄罗斯联邦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边境地区用水系统效率的项目
发布时间:2018-08-15浏览次数:2756人分享到:

分析报告


提高中华人民共和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以及俄罗斯联邦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边境地区用水系统效率的项目

 

万成才: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新华社前莫斯科分社社长。

葛志立:民间大使,公共外交家。


饮用水资源是地球上越来越重要的资源。


        水污染是亚洲最重要的社会问题和经济问题之一。自二十世纪末以来,陆地上的天然水库和人工水库的污染加剧随处可见,这与工业的发展、人口数量和密度的增加、使用更加廉价和腐蚀性肥料、以及净化设施的建设滞后不无关系。


        中亚是缺水严重的地区。中亚的水源奇缺状态有其自然和地理因素,也有人口增长迅速加快、人口密度增高、以及不合理用水的因素。据联合国统计,在过去的50年里,中亚地区的人口水资源供应减少了近3.5倍。根据全球水资源倡议(Global Water Initiative)计算,到2025年将达到临界指标,即人均每年消耗1.7立方米水。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和中国的部分地区均包括在内。


到2025年时的缺水预测,见下图:

1.png


        世界银行在2016年评估了水资源短缺对经济发展可能造成的影响,并确定了到2050年水资源短缺将使年度国内生产总值降低6%及以上的国家名单。


见下图中,以酒红色标记的地区:

2.png

        有效组织用水系统可以改变包括中国和哈萨克斯坦在内的一些国家的情况。因此,根据世界银行的计算,在实施生态高效的水资源管理政策时,到2050 年中国的经济可以额外增加1-2%的GDP(见上图中的蓝灰色),而哈萨克斯坦可增加6%(见下图中的蓝色)。

3.png

 

        中国在水资源储备方面居世界第六位,总计2.8万亿立方米。但是,今天中国的人均用水量仅为2500立方米,大约占到世界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据国家统计局统计,中国六省市(北京、天津、河北、山西、上海、宁夏)每年的人均用水量不足500立方米,并且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这一数字还在逐年减少。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之一是中国的水资源分布极不均匀:82%的地表水资源和70%的地下水集中在长江流域及其南部。与此同时,中国近一半的北部领土仅占地表水资源的18%和地下水的30%。

 

        缺水最严重的地区有:北京、上海、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天津、甘肃、江苏、辽宁,重点工业省份有:河北、陕西、山东、湖南和宁夏。

 

        水资源匮乏威胁着我国北部农业的发展,并可能导致粮食短缺等严重后果。在中国北方,水资源贫乏,该地区的淡水年度总缺乏量达700亿立方米,并且新疆维吾尔族地区的年度总缺乏量不低于120至150亿立方米。

 

水污染:

 

        中国环境保护部的官员讲,全国七大河流系统中半数以上的河流区域或多或少已被污染。在35个最重要的湖泊中,被认为是干净湖泊的只有18个,并且40%的水源已不再适合饮用。导致这种情况不仅是与排放未净化的工业用水有关,而且与空气污染过高、及各地的土壤污染有关。地下水也受到污染影响。在中国,只有3%供给中国城市的地下水能够被认为是足够干净的。对于新疆同样存在这样的严峻问题。因此,在2016-2020年发展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综合水利设施的国家规划的优先任务中规定:在(2016 - 2020年)“十三五规划框架内,全面解决向新疆人民的供水问题,防止水资源的不利影响,保证水利工程的安全,恢复水体的生态修复等。”

 

哈萨克斯坦的水资源问题:

 

        哈萨克斯坦供水不足的问题并不像中国那样严重,但也正在逐渐加剧,并日益成为限制其经济发展,威胁环境的因素。所有水资源中有一半来自邻国(中国,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因此与邻国协商,共同有效利用跨境水源成为了一个新的重要课题。  

     

        在哈萨克斯坦,水资源短缺最严重的地区当属阿克莫拉、哈萨克斯坦西部、阿特劳和曼吉斯陶斯克州。然而,哈萨克斯坦东部地区也存在潜在风险。这就面临与边境国家共同协作的长期战略性问题。


        根据哈萨克斯坦水利研究所的报告显示,在一些城市和几乎所有拥有供水系统的农村地区,由于其运行期限过长,水处理系统陈旧,已经无法向用户提供饮用水。


       到2040年,哈萨克斯坦的水资源短缺可能达到约120 亿立方米,而在哈萨克斯坦东部,水资源短缺也将达到5 至10 亿立方米。


俄罗斯联邦阿尔泰边疆区的水资源情况:


-地表水:

         该地区有17085 条河流,全长51,004 公里,其中16,309 条(95%)不到10 公里长,776条(5%)长度超过10 公里,包括长度超过100 公里的32 条河流,这其中又有3条超过500 公里。大约9700 条河流拥有或多或少的永久河道。阿尔泰边疆区的主要水道是长达493 公里的鄂华河。其最大的支流(长度超过500 公里)是阿勒伊,恰雷什和丘梅什河流。巴尔瑙尔市的最大水流量达到12,600立方米/秒(1969.06.05),年均流量为1460 立方米/秒,最低流量为162 立方米/秒(1934.02.01)。在阿尔泰边疆区内有超过11000 个湖泊,其中230 多个面积超过1 平方公里。最大的湖泊位于阿尔泰边疆区的草原区的“库伦达湖” ,面积728 平方公里,“库丘克湖” ,面积181 平方公里,“戈里卡亚湖”(罗曼诺夫区),面积140 平方公里,“大托波诺耶湖” ,面积76.6 平方公里,“大亚罗沃耶湖”,面积66.7平方公里。地表水年均径流量为551 亿立方米/年。


-地下水:

        阿尔泰边疆区地下水资源的预测量为3,320万立方米/日,相当于西伯利亚联邦地区地下水总量的13.25%和俄罗斯的3.82%。截至2015 年1 月1 日,该地区的地下水储量为190 万立方米/ 日,这相当于勘探程度的5.74%。

 

        截至2015年1 月1 日的数据显示,阿尔泰边疆区一年的地下水体提取量为47.63万立方米/日,或每年1. 738亿立方米),包括在产地的258.1万立方米/日,地下水储量开发程度为13.53%。

 

-水资源供应:

        向阿尔泰边疆区的人口提供河流资源,即2.3814 万立方米/年,低于俄罗斯平均指标(人均每年3.1717 万立方米)。预测的地下水资源供应量为13,982 立方米/日,高于俄罗斯平均指标(人均5.94 立方米/日)。


-用水:

        阿尔泰边疆区近年来从各类自然资源中抽取的水资源量已达4-4.1 亿立方米,大部分(75-78%)水是从地表水水源中抽取的,占全年河流流量的0.5- 0.6%。该地区运输过程中的水损失总量为1700 万至2000 万立方米,为收集水量的4-5%,低于俄罗斯平均指标(11.02%)。

2010-2017 年用水量:生产用水〜60%;居民饮用水〜20%;灌溉用水-10-12%(取决于天气条件);其他用水-8-10%。


-洪水:

        阿尔泰边疆区经常遭受春季洪水的影响。春季会有0.75 亿至1 亿立方米的水进入该地区的水系,而河床的水位会上升4-6 米,甚至更高。二十世纪,阿尔泰发生最大洪水的年份是1920 年,1928年,1937 年,1954 年,1958 年和1969 年。自1985年以来,巴尔瑙尔市520 厘米的临界水位已被超过14 次。河流淹没村庄扎通和伊里奇。在此期间,观察到河流水位5 次超过基准标高600 厘米以上。这导致了该市大部分地区被淹没。该地区最近一次大洪水是在2010 年。2018 年,仅第一波洪水就给该地区的经济和人口造成了近4 亿卢布,或700 万美元的损失。

 

中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边疆地区的水资源平衡:


        据初步估算,到2040 年中国新疆和东哈萨克斯坦地区的缺水总量可能会达到160 亿立方米/年,中国至少缺水150 亿立方米,而哈萨克只有10 亿立方米。


        与此同时,在阿尔泰边疆区观察到汛期的水资源富余量至少为7000万立方米/年,在不对生态系统造成损害的前提下,有可能增加取水量5-10 亿立方米/年。这相当于1-2%的总地表径流。此外,通过引进现代农业技术,公共基础设施和现代化净水系统等,可以使边疆地区(主要是中国新疆)的用水系统效率得以提高。因此,有必要实施一个由中国与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共同参与的综合性的国际项目,更多地提供水资源并优化边疆地区的供水系统。

 

解决缺水问题有以下几条基本途径:

 

1.  水资源开采和再分配的非集约化方式:

• 寻找新的地下水资源及其开发;

• 建造收集雨水和溪流水的人工水库;

• 从供水富余地区调配水源;

• 海水淡化。

 

2.  水资源合理使用和净化的集约化方式:

• 节约用水,减少配水管网的水资源损失;

• 在工业和农业中运用节水创新技术(主要是农业技术);

• 污水的净化和重复利用;

• 净化已污染的地下水。

 

实践表明,仅以某种单一方式去解决水资源短缺的问题是不够效率的。如果是大型项目,那就必须要在非集约和集约化的方式间找到最佳平衡。发展供水基础设施应与合理用水,收集和重复利用水资源的措施有机结合。


然而,无论如何,创建现代化的供水基础设施是成功实施类似措施的必要条件。只有在建立了基础设施(水库,干线输水管道和配水管网等)之后,才能有效利用集约化的方式来克服缺水问题。

 

中国和俄罗斯的水资源合作:


        中国希望从俄罗斯引进水资源,并定期将此问题列入中俄联合峰会和混委会的议程。2016 年在两国农业部长会议上特卡乔娃和韩长赋部长进行了交流。主要讨论了同开发两个水利工程系统的现有工程基础设施,即阿列伊斯克灌溉系统的吉列夫水库、由库伦达干渠的鄂毕水库供水输送7000 万立方米多余的洪水资源、以及每年额外输送10 亿立方米水资源的可能性。


         双方的基本立场是一致的。目前需要专家提供论证和技术解决方案。这样才能使政府高层采取明确的支持举措。


         1998 年以来,在供水形势严重恶化之后,中国和哈萨克斯坦政府都开始重视这个问题。双方开始了所谓“艰苦认真的谈判”。获得满意的结果还需要时间。如果在跨境水流合作中邀请俄罗斯加入中哈两方的合作,在中国与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的三方共同合作框架内综合解决问题,这是现实的,也是符合三方利益的。在该领域,中俄哈三方进行合作比仅仅中哈两方要好。这也将探索出在上海合作组织内三方合作的新模式。


从俄国的阿尔泰边疆区向中国新疆和东哈萨克斯坦地区供水:


       从俄国的阿尔泰边疆区向中国新疆和东哈萨克斯坦地区供水,从经济和政治角度看都是互利的。

 

        干线供水管道的建设应被视为中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边疆地区水利系统综合开发计划的一部分。除了供水基础设施的建设外,还应包括旨在提高用水效率的农业技术、改善公用事业、以及在其他方面运用。

中俄哈供水项目可以分两个阶段进行:

 

       第一阶段是2018-2026年期间,建设必要的基础设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 中国西部干线输水管道”。每年供水能力为6-7 亿立方米,配置水管网以及与其相关的公共基础设施项目。这条输水管道优先满足该地区对水资源的需求。


 第二阶段是2027-2040年期间,引进现代农业技术,并建立先进的水净化系统。这些措施可以采取分批次小规模吸引资本投资的情况下有效利用水资源。据预测,实施这些措施可使缺水量每年减少40-55 亿立方米。在此期间,预计二期主要输水管道的建设将使总供水能力每年增加到18-24 亿立方米。

        因此,在项目实施的第二阶段结束时,中国和哈萨克斯坦边疆地区的总体缺水情况可以缓解50%以上。

        这个项目给每个参与国家提供了广泛的机会,可以提高整个农业体系的效率,合理利用现有的土地和水资源,解决粮食安全问题等。


实施该项目对中国的意义:


        通过使用现代化的农业和工业供水系统,加快新疆经济的发展;通过提高该地区供水的可靠性和水源质量、以及经济的发展,有效解决新疆的社会问题;通过开发有效用水和净水技术,可以在国内其它地区推广运用这些技术。


实施该项目对哈萨克斯坦的意义:

 

        解决该国东部地区供水问题;探索解决中国和哈萨克斯坦跨界水资源的新方法和途径。

 

实施该项目对于俄罗斯的意义:

 

        使得阿尔泰边疆区的供水系统现代化;减少洪灾损失;建立关于水资源的有效利用和净化的科学技术储备,以便以后可以在该国其他地区运用;获得现代农业技术。

 

        该项目对所有的参与国家都很有意义,并且可能会对其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重大的推动作用。

项目实施第一阶段的输水量:

        年输水量不得超过地表径流总量的1%,以免扰乱水资源的自然再生过程。地表径流总量的1%可达5-5.2 亿立方米。另外,洪水还可以达到7000-8000 万立方米,输水总量不应超过6 亿立方米。

        为了避免额外的技术风险,输水管道的输水能力不宜超过6 亿立方米/年,或高峰负荷175万立方米/日。

 

如下面图所示,介绍了第一阶段输水的总体方向。输水管道的具体路线只能由勘测设计工作的综合结果确定。

4.jpg

 

-项目预算评估:
        项目实施的第一阶段(2018-2026 年) ,在撰写本文时,勘测设计工作整体尚未开始,因此项目预算的评估是基于以下模拟方法假设:水道总长度在1200至1500公里之间。


        作为估算施工成本的模型,采用了接近其输水能力的项目:洛杉矶高架渠和以色列全覆盖供水管道。根据该项目数据,假定的成本在865 至899 万美元/公里之间(2018 年的价格)。因此,项目预算的界限可以按以下方式重新划分:
下限:1200公里*865万美元〜103亿美元;
上限:1500公里*899万美元〜134亿美元:因此,该项目第一阶段的预算估计为 103 亿至 134 亿美元(2018 年的价格)。

 
        该项目的第二阶段(2027-2040 年) ,第二阶段的基础设施部分的预算可以通过与第一阶段类比来估计。基于供水量增加三到四倍,基础设施预算也应增长约3-4 倍,即至少300-400 亿美元。


        引进现代农业技术,并建立污水处理系统的投资额,将取决于许多因素(播种作物的面积和组成,农业应用技术,探索地下水储量、处理污染水体的量和复杂程度等)。目前尚不能给出令人满意的结论。但是,根据全俄地区开发银行和其他国际金融组织的基础设施项目实施的经验表明,类似项目的投资增益应至少为1.35-1.5倍。这意味着项目实施第二阶段的投资计划应不低于400-450 亿美元。因此,第二阶段的总预算可达700-750 亿美元,其中直接投入供水基础设施的投资将不低于300 亿美元。

 

-项目融资方式:
         参与国对项目融资的直接投资;通过国际金融机构融资(国际复兴开发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国际金融公司,金砖国家银行) 等。

 

        在作出政治决定并且在参与国政府间达成协议之后,才可能对项目融资方案进行实质性讨论。总的来说,在当前的国际关系形势下,第一种选择似乎更可取,也就是项目参与国的直接投资。

 

(需要注明的是:如果运用中国的施工技术和能力与建筑材料,可以大大加快工程进度,并大幅减少建筑成本)

 

-组织形式:

        考虑到项目每个阶段的特殊性,建议参考以下方案:


        基础设施项目第一阶段,按照组织国际项目的方式进行,参与国为中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所建项目(供水管道和其工程基础设施)为国家所有,并且由统一运营商来运营管理,因此具有战略意义;发展农业和其它用水企业的第二阶段,以及水源净化和合理用水的服务生产,由各参与国根据国家法律独立实施,并且不需要创建特殊的组织模式。

 

-项目实施第一阶段的组织模式:

        选择一个组织模式时,要考虑到参与国实施大型联合投资项目的累积经验,并建议如下:


1.  为了实施该项目,建立一个独立的法人实体(以下称合资企业)。按照中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政府的法律进行经营管理;

    2.  项目实施的所有重要战略举措和运营问题应在合资企业的股份合作协议中阐明。其中包括:制定战略决策的程序;各股东的责任范围;项目施工阶段和运营阶段的融资,预算和签订合同的原则和程序。该项目的生态环境因素;以及符合工业和生态安全要求。

           股东协议必须使得三方都不得在没有重大财务危机的情况下单方面退出协议,或者试图改变其基本条件,以满足自己的利益。按照国际法准则形成股份协议后,如果产生冲突,可以寻求国际仲裁。

            除股东协议外,合资企业的管理应该注意下面的问题:项目概念(总体规划),包含关键的技术和财务参数,是规划和监督活动实施的指导性文件;项目融资协议,确定各方的融资方案和责任;运营协议,确定了供水量的规则和供水支付计算原则;环境监测的协议,协调项目对环境影响的评估。

            在项目投资阶段完成后,合资企业有权保留所有已建项目,对其进行运营管理,并为其分配统一的运营商。

     

    -项目的政治、环境和技术:

            将项目纳入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俄国提出的欧亚联盟,哈萨克斯坦提出的光明大道。

     

            2013 年11 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呼吁在欧亚地区采用新型合作模式,提出:政治协调;基础设施互联;贸易自由化;资本的自由流动,加强各国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

     

            该项目完全符合习近平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的目标和任务,特别是在第一阶段,该项目提出了创建供水基础设施。


            在项目第二阶段引进创新的农业技术和污水处理系统,不仅会对边境地区,而且可能会对中国和中亚整个用水系统的组织产生重大影响。从长远来看,可能意味着农业部门生产力的质的飞跃,解决许多重要的社会政治、环境和人道主义问题,直到解决世界上的饥饿问题。因此,该项目不仅可以被视为参与国经济体系现代化的关键战略举措之一,也可被视为是“一带一路”战略组成部分的所有国家的经济体制现代化的关键战略举措之一。同时,项目参与国政府还可以达到将该项目纳入国家用水发展计划,为在“一带一路”战略方针下运作的农业、工业和服务业企业的供水基础设施发展创造有利的条件。


    -项目实施的生态方面:

            与水资源输送有关的关键问题是可能对三国关联地区、甚至整个中亚的生态造成负面影响的评估。还有必要考虑到环境保护活动家可能产生的反对意见和个别国际组织为了自己的利益对该项目制造的负面影响。


            为了尽量减少这些风险,建议在概念设计阶段,制定一个单独的文件,即项目的环境概念,其中详细分析环境风险并证明推荐方案的环境安全性;在项目设计和施工时,应用最严格的环境规范和标准;邀请权威的国际组织和专家来对项目环境系统进行监测;并确立一个有效的公共关系项目;建立一个沟通系统,以尽早消除公众的担心。

     

    -关键技术方面:

            项目实施第一阶段的重要问题是选择技术方案,一方面可以确保正在建系统基础设施运行的可靠性,另一方面可以将环境风险降至最低。为了建造干线输水管道必须考虑复杂的地形、显著的大陆性气候、温差变化显著、路线经过区域的地震活性等。这些情况以及水管的总长度,使得项目从工程角度来看很困难,并且需要使用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所使用的技术解决方案。在这方面的关键问题之一是使用可靠的管道。由于有主油气管道建设经验以及哈萨克斯坦干线输水管道的建设经验,最佳选择是直径为530 毫米至1420 的钢管,壁厚为15毫米。

     

            这种钢管的主要优点是高强度,这对于包括水在内的高压介质通过管道时非常重要。与此同时,钢管几乎具有100%的密封性、耐磨性和耐久性。钢管的使用寿命可以达到甚至超过100年。钢管的抗破裂压力,干线水道压力变化位7 到70 个大气压,这使得可以使壁厚比聚合物管的壁厚小1.5-3 倍。管道流通量更强、热膨胀系数更低、钢管的线性延展性比交联聚乙烯管小20倍左右。干线输水管道施工是因为应用钢管更简单,承力零件数量较少。可靠的钢管监测和服务基础设施、消防安全、宽泛的运行温度范围和抵御任何环境条件的能力,都使得钢管管道可铺设在地震活跃地区和海床上。


    -项目概要:

            该项目旨在部分消除水资源短缺,解决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组建合理用水系统,解决哈萨克斯坦东部缺水问题,高效利用俄国阿尔泰地区水源。

     

    -项目任务:

            在第一阶段(直到2026年): “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中国西部” 水管干线一期工程建设,年供水能力达6 至7 亿立方米。建设分销管网和其他基础设施,为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东部地区的居民和企业供水。

            在第二阶段(2027-2040):在现有农业技术、公用事业等项目的基础上实施,旨在提高项目参与国边界地区的用水效率,以及干线输水管道第二阶段的建设,每年总供水能力可增加到18-24 亿立方米。


    -项目实施第一阶段的关键参数:

    1.     主要输水管道的总长度为1200 至1500 公里,

    2.     来自俄罗斯的供水量为6-7 亿立方米/年,包括:
    中国使用5-6亿立方米;
    哈萨克斯坦使用1亿立方米。

    3.     项目实施所使用的管道总量达200 万吨,其中干线输水管道施工需要 100 万吨钢管 (直径为 1420 毫米,壁厚为 15 毫米);

    4.     投资计划为100-130 亿美元;

    5.     实施期限为2018-2026 年,其中包括:

     筹备和设计期2018-2021年;

     建设期2022-2026年;

    6.      交付运行 - 不迟于2027年初。


    -项目实施第一阶段的预期结果:

    为该区域供水系统综合开发建造最少的必要基础设施;

    创造必要的条件来运用减少用水量或提高其使用效率的创新技术;

    解决供水组织最严峻的问题,消除至少5%以上的水资源短缺总量。


    -项目实施第二阶段的关键参数:


    1. 已实施活动的组成:

    • 建设干线输水管道二期,年供水能力达180万至240万立方米;

    • 引进现代农业技术,每年减少中国和哈萨克斯坦边疆地区的水资源短缺30-35亿立方米;

    • 实施其他合理用水和净水措施,使得每年边疆地区的水资源短缺减少10-15亿立方米。

    2. 投资计划:700-750亿美元

    3. 实施期限:2027-2040年。

    4. 项目实施的第二阶段预期成果:在项目实施的第二阶段结束时,中国和哈萨克斯坦边疆地区的总体缺水应减少50%。

     

    下表列出了解决缺水问题的动态总结表五。

    5.jpg

     

     

     

      

    附录

     最重要供水干线项目的概述


    1.土耳其 - 北塞浦路斯

    通过地中海由土耳其向北塞浦路斯供水的输水管线于2015年投入运营

    使用PE 100聚乙烯管道,吞吐量1亿3千万立方米/年,直径1600毫米,长度80千米 

    管道浸没在深达250米,工作压力高达7个标准大气压的水下

    总成本超过4.5亿美元

     

    2. 奥古斯 - 加巴拉 - 巴库(阿塞拜疆)

    主体项目于2010年投入运行,以确保在对巴库的不间断供水

    使用长度262.5千米,直径2000毫米的玻璃纤维GPR管道;但对高于20个标准大气压并穿越河流和道路的长为55千米的管道使用了吞吐量约为1.58亿立方米/年的钢管

    为使供水管道的功能不受落差影响,在干线上安装了压力调节器以及减压箱。

    该项目的总成本为9.93亿美元

     

    3. 洛杉矶第二高架渠

    作为洛杉矶供水的补充来源,于1970年投入运营(除了1913年的第一条高架渠外)

    包括容量2.6亿立方米/年,全长220千米的钢压管道和混凝土管道段

    管道的主要部分位于地表

    总成本约为8900万美元

     

    4. 美国的其他输水管道实例

    在此列出那些含有管道部分的项目,即不限于水渠或高架渠

    管道可用于对水泵送水量进行分配的最后阶段并向用户输送,以及用于通过自然障碍物

    6.jpg


    5. 以色列全竟输水管道

    于1964年投入运行,从加利利海由北向南部的以色列干旱地区供应淡水

    吞吐量为6.2亿立方米/年,在不同部分的水管施工中,使用了直径不超过3600毫米的不同直径的混凝土管和钢管,包括非标准管。全长130千米

    输水管道包括管道部分和开放式通道(17千米),为了增压在海拔落差较大处使用泵站。混凝土管段截面承受高达70个标准大气压的压力

     

    6. 利比亚供水

    于1984年开始施工,最后一个阶段于2007年完成,用于利比亚境内以地下水源分配供水

    包括直径达4米,实际吞吐量约9.12亿立方米/年,长度为2820千米的高架渠和钢筋混凝土管道网络,

    目前该项目由于该国的政治局势,以及军事行动造成主要制管厂的毁坏而冻结

     

    7. 图文巴输水管道(澳大利亚)

    于2010年投入运营,在澳大利亚东南部分配供水

    地下钢管,吞吐量1500万立方米 / 年,直径750毫米,长38千米

    管道沿线设有一个泵站

    总成本为1.87亿美元

     

    8. 北部海岸输水管道(波多黎各)

    波多黎各北部海岸的供水系统于2004年扩建完成

    包括混凝土管道和钢管的组合,直径可达1820毫米,长度可达80千米

    总成本为3.2亿美元


    (信息和数据来自有关企业和专家)